“没有入城帖,谁也不能进去!这是城主的命令!皇家猎场马上就要开始了,皇子以及各大公的公子们就要来了,铁血城的安全,是当前最重要的!你们,都挺好了么?任何可疑的人,全部给我统统带回!”统领黑色的战甲威风凛凛,刚毅的眼光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守卫。

“遵命!”

“兄弟,我真的是做生意的,你就放我进去吧!”

赵岩、云子和三人到达铁血城门口的时候,一个胖子正苦苦地哀求这守卫放他进城。这胖子倒是一副商人的打扮,一身金色的服饰,满手的金戒指,就连脚上的皮鞋也是刷了金粉了!这家伙一开口,满口的金牙一颗不差!这人该是对金子有多执迷,竟然打扮成这个样子!

“城主命令,没有进城帖,一律不许进城,如果你在这样,我可就把你当成可疑人物抓起来了!”守城的小伙子倒是老实,上面的命令他只是忠诚的遵守,可他不知道的是,如果真的是有刺杀的人,他们如果想要进城,何须如此,直接飞进去就是了!

“赵兄,可知那胖子是什么来路?”一旁的赵子和笑呵呵的问道。

赵岩摇摇头,他生在靖国,近乎从未出过皇都,对于外面的奇人异事,也只限于书本上跟爷爷的口中。这个胖子,他全然不知。

“我皇家的信息系统,倒是有这个家伙的资料,很奇特!这个家伙是有名的商人,不过他的生意,就是坑蒙偷!这家伙对金子的执着近乎疯狂!我云国皇都中的扶国大臣府邸,那是我父皇亲笔御题,可这家伙溜到了皇都,看到了上面金灿灿的金粉,便起了贼心!一夜之间,金色的府匾就便了色!那点儿金粉他都搜刮!”说完赵子和似乎无奈的笑了笑。可他的这番话也泄露了一个信息,敢在扶国大臣的府邸堂而皇之的刮金粉,那只能证明他的修为不低!

“那他来这里做什么?”赵岩笑呵呵说。

“皇家狩猎场要开了,皇子贵族的公子们都要来,你认为这些人可能是空手而来么?这是他的机会!皇都的大臣府中的金子倒是被他偷了不少,不过那不刺激!这家伙居然想要潜入国库,不过被我国供奉发现,追了三天三夜,随后无功而果!”

“那他可以说真是个奇葩!能够在贵国供奉手中逃脱,这等修为,怕是直接要个供奉,其他各国绝对愿意!那时候不是要金有金?”赵岩抱着肩膀,倒是开始细细的打量眼前的这个胖子。五官除了有点胖的不和谐,就属那眼睛长的有点意外了,小的出奇!而且似乎看谁都想榨出点儿油来!

“算了,我们不说他了,走吧!进城吧 !”赵子和似乎不想站在这里了,现在天色不早了,估计柳梦曦今天应该能到铁血城,他的心思可全然放在那里才是!

“既然这胖子总有手段进城,皇子又何必见而不做!不如给他个人情,至少...”赵岩嘴角一弯,似乎想到了很多。“他这次的目标里就不会有你了!”

呃!

云子和心里暗骂!这小子怎么这么猥琐,只管着自己,竟然不管其他人!不过,这也点醒了云子和,既然知道这胖子把注意打在众多贵族子弟的身上,那么这么丢人的事情,自己要是置身事外,也事件好事!

“你,过来!”想罢,云子和用手一指,拦着那胖子的守卫见是皇子,不敢怠慢,立马跑了过来!

“那个人,你放他进城吧!天色已晚,你总不能让人家睡在外面!”云子和的笑很诡异,胖子自然也盯着这里。对于云子和的话,他倒是很意外。

“可是,皇子殿下,城主...”

不待守卫说完,云子和一挥折扇,让过那守卫径直地向胖子走去,也就是城门的方向。“城主那里,我自会去说!你放他进去就是了!”

三人掠过胖子的身边,云子和耸耸肩,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举动,而车上的云婉早就睡着了,至于赵岩,更是对这胖子没有丝毫的兴趣!在云国,自己可不是什么贵族子弟,而且赵家已经没了,自己也就是个普通的百姓了。

胖子的绿豆眼滴溜溜的乱转,有了皇子的话,自然不再有人拦着他,这家伙居然厚脸皮的追 了上来,满脸谄媚的贱笑,拱手施礼,对着云子和说道:“感谢皇子殿下美言!金如命自当记住今日的人情!”

“别!你金如命什么人我还不知道么!只要你下手的时候,对我轻点儿,我就知足了!”摇着折扇,云子和一脸的不愿意,似乎还很怕这家伙靠自己太近!

“那是!那是!皇子既然如此说来,我若再不识抬举,那就落了下风!那,在下告辞了!”说完,这死胖子还斜眼看了看赵岩,似乎眼里满是精光!赵岩不以为然,丝毫没有在意!这胖子满脑子只有金子,这次这个人情,抵不过什么的,也许下次碰见了,没准这家伙偷的更狠!

“赵兄,这一次皇家狩猎场开放,不过是为了贵族子弟历练的场地罢了!里面的野兽蛮兽也都是云国供奉门猎来豢养起来的,为的就是训练这些贵族子弟的血腥!毕竟,云国的未来最终还是要交给这些人的!”

成为了座上客,赵岩与云子和此时正坐在厅堂里喝茶聊天。

“看来皇子殿下也是参加这一次的狩猎了?”赵岩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己出来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多的野兽了,虽然攻击性不高,可还是给自己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刚刚出来的那副鬼模样还不就是这些没有什么攻击力的野兽给搅合的。

“躲不过啊!在云国,凡年满十五岁的,都必须参加,而且以后没三年,就要再次的参加,不过那时候就不是这里了,而是另一处皇家狩猎场了!”云子和撇着嘴,似乎很不情愿的样子。

“不过我看皇子的年纪,似乎不止十五岁吧!”赵岩笑呵呵的说。

云子和耸耸肩,默认了赵岩的话:“我自小体弱多病,所以父皇准许我晚三年再来参加!对了,赵兄,你既然一个人从东荒圣域走出来,那你的武道修为,应该不低吧!”终于问道正题了,赵岩心里暗笑,这位皇子殿下倒是忍得主,这一路都为开口,现在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实不相瞒!我是个废体!不能炼气!”赵岩没有继续说下去。

“如此说来,赵兄是炼体了!”云子和点点头,算是明白了!炼体,自古是条死路,这个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不过赵岩能够从里面走出来,至少证明了,他现在的炼体修为不差!至少相比这些个贵族子弟,是高出许多的!

“殿下,梦曦小姐到了,下榻云和客栈!”这时候外面的守卫来报!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云子和没有什么表情的波动,不过赵岩可不认为这家伙派人盯着人家,能一点动作没有!

“奇怪,这铁血城除了是防御兽潮的城市之外,就是为皇家狩猎场里的贵族子弟门提供住宿的地方。贵族家系庞大,近乎每年都有不少的子弟会被送到这里来,所以各家在铁血城都有自己的府邸,可不知这柳梦曦为何不住在自己的府邸,而是要住在云和客栈?”云子和不解的嘟囔着,他并没有避讳赵岩,他喜欢柳梦曦的事情,整个皇都都是知道,柳梦曦号称天下第一美人,在云国皇都,不只是他,诸多的贵族子弟都倾慕这为美人!

“你喜欢他?”赵岩明知顾问,他不是云国皇都的人,但是他也可以猜得到,对一个女子如此的上心,那么不是喜欢就是有隙了。

“赵兄,不要说的那么直接,我只是倾慕!”擦!这家伙居然还能堂而皇之的如此厚颜无耻!非要给自己一个好名头。

“呃!”赵岩伸手挠挠自己的鼻子,似乎他没想到这个人模人样的皇子居然这么无耻!搞的他无言以对了。

“想知道为什么?”赵岩眼珠一转,想到了什么。

“还请赵兄赐教!”总是文邹邹的,还好赵岩也是从小在这些贵族子弟中间长大,不然早被这家伙恶心死了。

“云和,云子和!”赵岩笑着起身走了出去,站在外面的台阶下,看着天上的满月,今晚月朗云稀,几丝蝉鸣透入耳中,颇有宁静的味道。

“云和,云子和!”云子和自己嘟囔着,过了好半天,才明白赵岩的意思!霎时间心里万分激动。“如此说来,那柳梦曦小姐是有意在暗示我,她心里是有的了?”有些兴奋过头的云子和追了出来,他现在可没有赵岩的心境,欣赏夜景,他的心思完全在那位柳姑娘的身上。

赵岩现在真的有些无语,自己不过是瞎掰的!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就真的这么认为了!人家住在哪里,跟他有毛线的关系!不过心里是这么想的,可现在咱也不能打击人家。“也许吧!”故作深沉,赵岩顺着他的话回答着。

“那,那赵兄可否陪我去见柳梦曦姑娘?”满是祈盼的目光,似乎没给赵岩拒绝的理由。

“呃!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