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爷,依你的意思,现在我的境界可以媲美大帝??”客栈里,赵岩拄着下巴,似乎很不相信金胖子的话,不过还是有点小小的震惊。

“狗屁!胖爷我说的是你的异象!异象,是天才得天独厚的恩泽!你应该知道现今武者修途的境界划分,大致可分为凝气、结海、聚灵、踏凡、归修、王以及最高的帝境!凡入踏凡着,无一不是天才!而到了归修境界的人,基本上可以被凡人成为神了!他们的寿命可以暴增到千岁左右!但是,王在道的领悟上却又高于归修之境!可帝境可以对敌天下王者,你知道是为什么?”胖子眨着绿豆眼,开始吊胃口了!

“因为异象!”赵岩是猜测,不过他基本可以肯定了!这胖子根本就藏不住秘密,而且演技极差,这点事儿居然早早的就给败露了!

“你大爷的!你就不能装装傻,让胖爷我高兴高兴!”胖子暴跳大骂:“异象,就是领域!领域之内,领主无敌!这是大帝的专权!所以,即便是一个大帝的武道与封王者平等,凭借着异象,他也可以瞬间碾压封王者!”

“那,大帝之上呢??”赵岩突然问道!武者的修炼等阶,其实并不是什么秘密!虽然普通人很难接触到,但是赵岩之前的身份是镇国公府的二公子!镇国公开国先祖,可也是修真界的人物!虽然境界比不得那些巨头,可依旧是小有名气的!

“不知道!”胖子有些凝重的回答。“传闻,大帝之上便是亘古永存的仙!与日月同寿,天地祈福!那等人物已经挣脱天地的束缚,传闻可以到达另一个世界,在那里,是一个强者横行的世界!”

“仙!”赵岩自言呢喃,他今日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提到仙这个词!古来对于仙的定义,版本繁多,但是从金胖子的口中,赵岩觉得他的这个版本是最靠谱的一个了!仙,也是人!不过是强者的一个称呼罢了!

古之帝王,空有帝王之称,而且,世俗的帝王只敢以国主自称!他们都明白,帝这个字的含义!

“好了!说这些也不过是空话,现在的你虽然在炼体之时有异象产生,但是绝对不是说你就一定可以达到那个境界!可能你比别人的路要轻松,可依旧不可想象!现在,咱们还是说说那宝藏吧!”金胖子眯着眼,把话题饶了回来,他其实关心的还是这个,至于跟赵岩扯了这么多,不过是因为赵岩好奇罢了!

“行了,之前我没有信心,是因为你说的那些变态,现在我自己就是最大的变态!我何惧!我帮你就是了!”赵岩似乎很无所谓的样子,如果说之前的他是同辈的高手,那么现在他就是同辈中让人仰望的存在!他感觉自己的实力至少提升了十倍之多!这还是初次炼体的结果!而根据夜手札中提到的,百倍于丹田的贮存之力,身体这个宝藏可以让赵岩的实力是同阶的百倍,这也是他能够越级硬悍的资本!

“万事不可大意!你是异类,不代表别人不是变态!而且,天道酬勤!既然天道允许你的存在,那么就可能允许更变态的人存在!可别阴沟里翻了船了!中域高手,大半都集中在上京学院,这个是事实!而且,这次上京学院封锁宝藏的秘密,就是希望学院中的弟子有个更强的历练机会!那些弟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就拿柳梦曦那小娘皮来说,她 的实力绝对要比她表现出来的实力要强!能够打入上京榜前十,各个不凡!前二十的高手,想想都觉得可怕!这些人中的一两个,会有上京学院重点培养的目标!还有那五个不在帮众的变态,他们的修为更是高深!各个都是越级能战的高手!切不可大意啊!”似有深意的提醒,这胖子此时尊尊表情就像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师尊一般在教导弟子!

“这个我听你的!不过,我这个外人闯入,他们能同意么!我可不认为上京学院会随意的让外人进入!”赵岩有些担忧。

金胖子耸耸肩,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这里不是上京学院的地盘!而且,你真的以为这次云国的皇家狩猎不是另有目的么!呵呵!云国国主同样有自己的打算!这一次的宝藏就在皇家狩猎场场里!只是偶然的机会被云游的上京学院弟子发现罢了!若是平时,上京学院还可控制一下进入到 人数,可如今云国已经开始狩猎,到时候进入的人数可就不知几何了!而且,表面上云国来到是十五岁的贵族子弟!可他们不知道是,那些贵族子弟的手下里,可是又多少是云国国主可以安排的!他们同样都是变态的存在!这个世界,最不缺少的就是天才!你们见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那,我要如何找到宝藏?”赵岩问道。

“不知道!我这些也不过是打劫..不是,是跟一个上京学院的弟子聊天的时候知道的!”胖子的改口很明显,赵岩鄙视的看着他!这家伙,怕是把人家洗劫的毛都不剩了吧!

“那不是开玩笑么!我怎么找到那宝藏!”赵岩有些泄气!他可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从未有过这等经历!

“你不知道,上京学院的弟子们也不知道,你跟他们是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你只要多多注意他们的行踪不就行了!而且,他们也不是一个整体,内部的斗争很激烈!只要你抓住机会,虎口夺食不是不可能!”

客栈里,金胖子跟赵岩在密谋着,为了他们的大计在策划着如何阴人。此时已经破晓,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几丝阴云在天边缭绕,早早的有人就在东荒圣域行动了!

“该死!那些个变态到底都藏在哪里?我一个人如此乱撞,怕是找到了宝藏,恐怕已经被瓜分干净了!”一道黑色的身影在林中乱窜,不时地用真气感应着周围的空间,看是否有禁忌的存在!

“出发吧!”白衣男子手持长剑,站在柳梦曦的门前,却丝毫没有武者的气息,反而像是一个书生!那柄长剑,不过增添了他的儒雅气息。

“嗯!”柳梦曦的脸依旧藏在面纱后面,见面的男子终究还是失望了!他在上京学院同柳梦曦走的最近,可谁也不知道,就连他也从未见过柳梦曦的脸!只是听传闻很美!不过,他倾心的,是柳梦曦的这个人!对于柳梦曦的了解,他自然没有谁比他透彻!无论柳梦曦是美是丑,他,都会一直守护在她身边,这是他暗暗发过的誓言!

两袭白影远去,藏在暗处的赵岩吐掉嘴里的草棍,悄悄的跟了上去!他不想这么做,不过眼下,他能够注意到的上京学院的人,恐怕除了柳梦曦,也就只有云子和了!不过,云子和这次的目的他不是很明确,也许他也会去,但是他断定,柳梦曦来这里的目的却是一定为了宝藏!

两人走走停停,赵岩自然不敢靠的太近!而且,两个人明显在隐藏气息!几次,赵岩都差一点跟丢了!而且,这里不只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恐怕自己跟在两人身后,而自己的身后,也可能会有其他人在跟着!

赵岩不觉得两个人知道宝藏的地点,只是如此便是浪费时间了!而且金胖子在临走的时候可以提醒他,其实宝藏在出世的时候,其实是有异象的!只要稍稍注意点,应该不会太晚!那么,赵岩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大致的推断出宝藏的地点即可!到时候等待上京学院的人打开宝藏洞 时候跟着偷偷进入即可!

况且,即便上京学院的巨头们想要隐藏宝藏的地点,可毕竟发现宝藏的不是他们,而是院中的弟子!谁也保不准那弟子不糊泄露出什么!

赵岩找到一处隐处,他放开感知,这一下,着实吓了自己一条!想不到,方圆百里的距离,他能够感知到!虽然在边缘处已经模糊不清,可还是能够感觉到空间的异动!一处处的身影在闪动,他们似乎都在朝着一个方向略去!

看来自己猜测的果然没错,还是有人泄露出了宝藏的大致位置!不行,不能在这里待着了,必须跟上去!可是,赵岩也知道,在自己能够感知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可能也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必须倍加小心了!这里,恐怕只有自己是单身一人!就连性格孤僻的柳梦曦也有一个男子同行,云国的、上京学院的,恐怕都是几人同行!自己从最开始就出于劣势!要想在这些人中获利,就只能出其不意了!

远远地吊着,现在柳梦曦二人已经消失在了赵岩的感知里,而另一个人的行踪却暴露了。赵岩没有办法,只能暂时的跟着这个人,这么早就出发的,绝对是上京学院的人!也只有他们的人才了解,那里面到底有什么!

“诸位,咱们都是上京学院的人,这一次得到这个机会来到这里,是学院给我们的机会!待会进入的时候,希望大家不要留守!宝物,有能者据之!”

听到这话,赵岩心中一惊!好快!难道他们真的找到了!可是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没感觉到呢!而且,似乎哪里不对劲!

“陈兄说的不错!我们本是同门,即便同门竞争,也不是什么生死大敌!不过我也听说了,这次云国也派出不少的高手参与其中!我们能够自己争取的,就尽力去争取,不能争取的,就协助同门吧!毕竟咱们出自一处!”

“哼!我自来一个人惯了!如果宝物被他人得了,那就是我独孤命里不该有!我不强求!学院既然没有明确规定不让外人参加,那么云国的人来到这里就是定数!如果真的对上了,不好说!不过,这一次我倒是打算跟一个人合作了!百里,你来了么!”说着,那个叫独孤的人对着远处说道。

良久,不见有人回应!独孤没有微皱!看来高手有高手的自傲!他们这五个不在榜单里的人,各个都高傲的很!

“独孤,我们二十五前来,为何之间二十二人?而且,这么快的就发现了这宝藏的地点,那么就说明只有我们二十二人才是冥冥中注定的主人!进去吧!”说话之人语气缓慢,但是没有人敢打断!看来这又是一位变态的存在了!应该也不是榜单上的人之一!远处的赵岩推测着。

“百里未见,我还是觉得不心安!我们这些人,虽然都是学院的前者,可终究不过是他们五人之下!”说着,那人看了一眼独孤,似乎有些不甘!他们一直都被说成是超越榜单高手的存在,是五大长老的关门弟子,可他们从未进行过较量,看来这人是不服气了!说话不觉间带着情绪。

“风寻,我们五人从为进行过榜单的争夺,是学院的规定!你等也不必多心!大家都是学院中的人,如果你们有能力持得宝物,我等也自会信服!而且,这一次长老们没有直接取出宝物分发,而是让我们凭借各自的本领争夺,不也说明你们在他们的眼中与我们是平等的存在么!而且,我等虽说是五大长老的弟子,可所学与你们也不无不同!还是尽快出手吧!”说话之人显然是个和事佬,想要化解五大长老亲传弟子与核心弟子之间的矛盾!

“说的好听!我可没那个本事!我先去了!”说着,那人竟然飞掠而去,直接扎入眼前的密林,几个跳跃不见了!赵岩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常!这人,为何要离去!明明大家都已经确定了宝藏的地点,而看大家的表情,似乎并不在乎他的离去,很显然他离去的方向并不是宝藏的地点!

“走吧!免得夜长梦多!”一个人说道,而后二十一道身影也飞似的离去!方向,自然是另一个方向!

赵岩没有立刻跟上去,他总觉得不对劲!他们口中的百里没有出现,很显然,在他们眼里,这个叫百里的人一定是个高手,他们能够发现,那个百里没理由发现不到!而且,柳梦曦跟那个男人去哪里了!

“成了!”拿开嘴边的玉笛,柳梦曦似乎很累,不过看得出她还是很兴奋,很明显,她跟这个男人摆了所有人一道!

“那就走吧!我们布置的阵法撑不了多久,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男子点头说道,而后两个人也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