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稳定的符箓散发着古朴的气息!这自然是传承自上古的秘法!如今这几个巅峰中的巅峰,心头的冷汗自然挥去!他们可以预料到结果,也许这小子的无意之举,改变的将是整个世界的命运!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们其实也不知道,不过老一辈传下来的秘辛,那东西,就是大帝面对都非常的棘手!他们虽然凌驾于众生之上,可依旧还未到封王的境界!

渐渐被压制下去的威压感让众人有了些喘息的机会,赵岩拧在一起的眉毛也渐渐舒展开来,体内的红色未知也渐渐褪去!白衣中年男子检查过他的身体,也知道了他现在的情况!不知道说赵岩是好运还是倒霉!每一个被神丹借体的人最平庸,也要踏入归修巅峰,也许可能不会有冲击王境的可能,可终究还是站在了众生之巅的位置!可赵岩却不同,他只是一个废体!也许在他们眼中并未显得那么糟糕,可炼体之人所走的路,要相交平常人多出百倍的努力!

赵岩恍惚间似乎站在了一处峰巅,俯视着众生,每个人在这个位置几乎都会有些迷失自我!但赵岩第一时间想到的确实如果真的达到这个位置,他,能否带领赵家走出绝境!哥哥失踪,父亲被软禁,整个赵家的万年底蕴荡然无存!靖国国主到底安的什么心?既然要剿灭赵家,为何要留下父亲等人的性命,在引诱自己么?

可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危害,靖国国主夏辰,你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嗡!

刺入灵魂的振动让赵岩觉得疼得厉害!不单单是赵岩,就连他身边这些大能以及神秘的恐怖们都微微变色!刚刚稳定下来的符篆本来散发的古朴气息被打乱,整体也在微微的颤动!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里面的东西根本就不甘这么封印!它在挣扎!而且力度越来越大!

这是众人始料不及的!谁也没有想到众人耗费如此巨大的真气,最后竟然是这个结果,而且照此势头,那东西似乎很快就会破封!他们的封印可远远不及鲲帝的封印!

“不好!看来实际比我们预想的要糟糕,怕是我们连这东荒圣域都没出去,这封印就被破了!看来,真的是到了它该出世的时候了,只是,我们这里谁会能够承受它!”说完看向众人,白衣中年人看着在场的所有人,就连手中的赵岩也不放过,他想找出那个传说中的人来终结即将发生的事情,可发现近乎所有人的都没有这个能力!

“天下入劫,斯是我等根本就没有逃脱在外的可能!鲲帝这般的提升众人的实力,怕是就是为了应对那东西了!不然,这些人何至于这么轻易的就走到这里!这帝陵共有七层,而这里已然过了四层!”这是魔道的始天源说的话!引起的是众人的深思!

那鲲帝的用意真的就是为了对付这个被封印的东西么?他自己都对付不了的东西,他们这群被他填鸭子似的培养起来的人就更没有可能了!而唯一有机会的,恐怕就是这些后来的恐怖大能们!他们的修为深不可测,至少他们比之前这些被培养的人要有机会的多!还有,还有就是那个看似平常无奇却引发这一切的小人物:赵岩!

“事已至此,诸位前辈,你们还有什么可隐瞒的,到底里面的是什么东西,为何让诸位如此恐惧!况且,天下就要入劫,鲲帝帝陵是应劫而生,天机台的先知都已经无可奈何这次的大劫!”鸿鳌老祖举手施礼,他的资格够老,可眼下似乎还老不过眼前的这些人。

“也罢,这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对于你们来说,确不适合知道的事情!这对你们的修心不是很好!这里面的东西,只有寥寥几卷古籍中提到过,具体是什么,其实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它,本不是这个世界的存在!至于它为什么来到这里,我们也不知道!只是有传言,当年鲲帝似乎想要收服他,可是最后失败了,只能把它封印在此地!他的出世,本来就是注定的,这跟入不入劫没有一定的关系!况且,这天下,何曾入过什么大劫,或者说,什么时候不是劫难!”白衣中年男子说道。

嗡!

再次的悸动让刚刚看似稳若洪荒的符篆有了丝丝的裂痕!金色的耀光有了丝丝的减弱!看来,那东西已经彻底的按捺不住,这一次,一定要出世了!

“那天机台的先知为何要出此批示?既然天下从未从劫难中走出,为何他会如此?”鸿鳌老祖有些不解,继续问道。

“天机台,本就是医仙谷的一出分支!她,本就是月帝的大弟子所创!未卜先知,可这天下发生的事情,又有谁敢说是未卜先知!她们,不过是看到了最可能发生的事情了罢了!如果不是这一次,你一定会踏入王境,就连我等也是略有不及!可,老天似乎不给你这个机会了!”说完,白衣中年人看着鸿鳌老祖,似有可惜之意!

王境,他们同样未达到!只是,他们是另一群的存在罢了!他们此生无望踏入,只能另辟蹊径,来达到自己武道的巅峰!这也是他们同为大能却能够稳压鸿鳌老祖这等大能们一头的原因!

又一位大帝的引出,让众人心中隐隐有些惊叹!这天地间,到底存在多少位大帝?明帝的地尊盾现在在许杰辉的手中,姜家似乎曾经存在过一位大帝,而太虚门传闻也曾有大帝出世!现今,他们就在鲲帝的帝陵当中!五位大帝!足足五位!神王,都是高到他们仰望的高度,那么大帝呢?

嗡!

频率越来越密集了!看来这东西即将破开众人的封印,诸位大能们的脸色都略微的变了变!要来了么?

赵岩此时不适宜的痛苦**让众人有些意外!这小子,居然没有死!

刚刚的威压,那股来自与天地之外的势,就连他们都堪堪承受得住,而这小子修为如此低下,灵魂本该在第一次的冲击中就会被撕碎,看他竟是生生的挺了过来!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居然还有苏醒的迹象!

赵岩睁开眼时,满是血色!他不记得他推开巨门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突然出现的这群人是怎么回事?他们,也进来了么?

他环视四周,才最终确定,他们,的确是进来了!看来金龙神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始作俑者,恰恰就是他赵岩自己!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这举动把我们这些老家伙全都葬送在这了!”始天源看似玩笑的话,也让赵岩明白了这一切的根源!不过他并未生气,他们现在随时可以离开,可他不能!他本就是天地间仅存的少数魔道之一,他们随性而修的性格让他们觉得,一切的事情都是必然的,他们既然遇到了,就要果敢的去面对!

赵岩没有说话,只是在默默的消化着身体的疼痛!眼中的血色也在慢慢的褪去!这是他体内最后一处显现红色奇异存在的地方!那种东西,不同于血液,不同于真气,似是真气,又不同于真气!到底是什么,别人探查不到,他自己也觉察不到!究竟是怎么出现在他的身体里!

嗡!

再次的冲击,符篆的裂痕更加明显了!但是众人都为去在意,他们已经认定了这是早晚的事情,早一点跟晚一点也没什么区别!可透过裂痕再次透出的威压让众人有些窒息!但躺在地上的赵岩似乎并未有什么更甚的表情显露!似乎很平淡,只是维持着他之前忍受疼痛的表情罢了!

“这小子,倒是有些过人之处!”到了他们这等恐怖的存在,遇到的奇遇自然不少,赵岩能够抵抗也不足为奇,只当时什么守护灵魂的法器而已!

“也许他就是这帝陵存在的根本!他既然能够忍受这威压的冲击,那么必然能够接触到那东西,造化如何,我等只能听天由命了!不然,真正的鲲帝封印被破,但是那冲天的气势威压就足以让我们这些人成为齑粉!”

如今,倒是让众位大能心生希望的人,竟会是微不足道的赵岩!这即便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大家的话他都听在耳里,只是身体的疼痛让他很难开口说话!分心,意味着的就是灵魂的崩溃!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却清楚的很!来自灵魂的冲击,全部转变成了肉体的痛苦,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一次次的冲击他只当是灵气淬体时的痛苦一样忍受,却不知道他的灵魂强度也在潜移默化中提升!他现在需要的就是时间来好好的消化这短时间的提升!但是似乎这里并没有给他时间的空间存在!只要身处这个空间,那股威压就会存在!一次次的冲击不过是威压的强度增加罢了!其实威压,一直都在!

“小子,你可以说话么!”白衣中年人问道。

“还...行!”赵岩有些痛苦,不过还是强忍着,这些让他仰视的人,内心可不好琢磨,万一自己一个不留神惹怒了他们,到时候谁也不知道后果是什么!

“我们的话想必你也清楚!我们也不做隐瞒!现在,这些人,也只有你才能接近那巨门!可能,也只有你才能接触到那东西!”白衣男子开口说道。

“金龙前辈说了,那东西,不能碰!我...”赵岩话虽至此,可才想到似乎恰恰就是自己打开了巨门,虽然只是一丝丝,但足矣破坏了鲲帝布下的禁忌!

“现在不是能不能碰的时候了,既然你已经打开了巨门,就有机会接触到他!也许你会死,可你不去的,我们也不强求!我们也会一个个的去试,但如果我们都失败了,那么这个世界也就不存在了!”白衣男子摇头说道。

世界,不存在了!

赵岩心中想着那人的话。不存在,代表的是什么?他不知道不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他脑海中闪现出的,是火!是焦土!日月零落,万灵泯灭!而冥冥中,似乎只有一道伟岸的身影在模糊中站立,而手中,持着一把看不清楚的武器!

一瞬间,赵岩只感觉灵魂的刺痛更加强烈!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灵魂上的痛!

为什么?这分明只是自己的遐想,为何还会有这样的感觉?

那时候,镇国公府还在么?家还在么?父亲母亲呢?

众人也看得出赵岩是在揣度,他在量衡着利弊!

“我可以去,只是,我不知道结果!前辈,如果我死了,还烦请你把我送回靖国,交给一个叫夏辰的人!”赵岩思前想后,说了这么一句话!如果他身死,为什么要交给靖国国主?这是他的打算,他不认为这些人修为高深,但是找人的手段上就一定高人一等!而夏辰知道赵家人的下落,况且,父亲也被他软禁着!

“好!我答应你!只要我不死,你的条件我一定兑现!”白衣男子看着赵岩,心中有说不出的无力感!曾几何时,自己这样无能!要教一个还为踏足踏凡境界的人去冒险!正如他学员中的孩子们 一样,他宠着,娇惯着,也只是希望给他们最好的保护!可如今,他不忍啊!

赵岩颤动的身躯勉强站着,他看着环站在自己身边的人,嘴角竟然露出一丝笑!这些人,每一个都是恐怖的存在,可如今,却要将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劳烦前辈,把我送过去!”赵岩知道自己没什么能力在走下去,他的力气已经彻底透支!

“好!”这一次回答的,是在场所有的人!

他们,自然清楚这一送,并不简单,要透过他们布下的符篆,那需要的力量可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办到的!众人也只是微微的点头,大成了一致,同时抬手运气,成败就看这年轻人的了!

“等一下!”就在所有人都准备出手,赵岩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却被一个声音给拦住了!

好熟悉!

“胖爷,你来了!”赵岩微微一笑,这家伙总是神神秘秘的,终于出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赵岩并不清楚,他并不知道胖子是去而复返!

金如命的到来,让众位大能眉头一缩!他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秒杀赤血妖刀洪痕,那就是赫赫的威慑!

“柳元,你让一个毛头小子去冒险,值得么!”金如命直直地盯着白衣男子,原来,他叫柳元!

柳元无奈的摇头,“这也是没有办法!你有接近那东西的实力?”柳元反问道。

两人似乎是认识,并且应该是很熟悉才对!

胖子看了看众人,突然说道:“你们都走,我来解决!”一句话,出乎众人意料,他能解决?

“别逞能!这可不是耍帅的时候!”许杰辉突然冲了出来,他恨金如命,但是同样也不希望他就这么死去!他要亲手杀了他,为他妹妹报仇!

“我从来不干没把握的事情!要说有,这辈子也只有一件!”说着胖子似乎带着无限的懊悔,他看着许杰辉,似乎心中有着说不尽的话,可眼下那东西并未给他时间,再次的爆发,冲击着众人的灵魂。“这个,本是我给小芸准备的礼物,可却迟到了这么久!”胖子有些自嘲的看着手里的蓝色小球,在被胖子拿出的瞬间,一股古朴的气息瞬间散发!

“蓝月梭!”说话的是始天源!他,认得这东西!“这不是在荒古禁地最深处的么!怎么,会在你的手上?”蓝月梭本就是飞行圣器,恐怕也是帝器金羽梭之下第一了!而胖子的手笔,也大的出奇!先是帝器,再是圣器!这家伙,到底有多少家当!

岂不知,他之前给赵岩的暗金小印,同样也是来历不凡!不过是赵岩这货根本就不会用罢了!

许杰辉的脸色不是很好!他隐约已经猜到了胖子消失的时间是在哪了。蓝月梭,只是个传说,也并未有确切的传闻是在哪一个荒古禁地,也就是说,胖子至少进入了一个荒古禁地,而他足足消失了近三千年,那么他一定是在荒古禁地遇到了什么!想到自己的妹妹,只是为了等待,苦苦的挨着、受着、不顾家里人的冷嘲热讽,也许,她是值得的!不过,他依旧不能原谅金如命!

“你是要告诉我这三千年,你是迫不得已么?”许杰辉冷冷的表情,看着金如命,他分明并不在意胖子手中的圣器。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只希望你帮我在他的墓前说一句话:‘对不起!’”胖子的神色黯淡且小沉,似乎这一次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一般!

不待许杰辉说什么,众人只感觉胖子大手一挥,在场的十几个人,同样甚为大能的高手,竟然就这么被胖子给送出这空间,而众人回过神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帝陵之外!胖子的这一手,再次露出了他深不可测的修为!众人不是没注意,而是不能反抗!胖子,果然够神秘!也许他的话不是夸大,他真的有能力镇住那东西也说不定!

许杰辉只感觉怀中异样,伸手抹出的竟然就是那蓝月梭,这也是胖子在不经意间放进去的,他神色不定,这东西,是宝贝!帝器、圣器,靠着胖子的赠予,加上许家原本就在修真界的地位,看来崛起是一定的!只是,蓝月梭,他真的可以奉献给家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