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然白衣风动,赵岩拳风涌动,嚯嚯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武场。南宫俊在国主的示意下已经退下!他也明白,这场对决,是靖国俊楚一代的终极对决!如果没有今日的事情,恐怕下次的七国论武,靖国必胜!

霎时间两个人交手不下百次,有来又回,竟是愈演愈烈,两个人的动作越来越快!残影,已经清晰可见了!

此时四处的观众若是修为高一点的还好,寻常百姓,似乎已经看得眼花缭乱了!

可这里是皇家的武场,没有人敢在这里议论!刚刚反生的事情大家都看在眼里,皇家似乎是要对这个护卫靖国万年同样也威慑了皇家万年的守护神出手了。

到底谁会胜?

远处的虚空中,隐着的众多高手也都聚精会神地看着,这等天赋,恐怕在门中,也是佼佼者,这靖国国主,真是个傻子!这等人虽说桀骜不驯,可这种人的信念也是坚定的,如果收入门中,必然会将门派发扬光大!

“老四,待会儿注意点,别让人伤了姓赵的那小子,是个人才!”一个遵遵老者一身灰袍,须发尽白,俨然一副仙灵道骨的气势。

“二哥,那小子似乎不能修气,我们保下来又如何?我太虚门似乎没有适合他的功法!”一旁的黑衣老者有些不解!他同样也是绝世高手,虽然修为不及身边的二哥,可还是一眼看出了赵岩的现状。

“奇迹!我看到的是奇迹!算了,多说无益!今日想来会有很多人来这里,为的就是这小子!他的大名似乎已经传遍了我们隐世界!呵呵!不错的小子!我真期待啊!”先前那灰衣老者捋须微笑。

而在这皇家武场的四周,虚空竟是多名高手,如果有心人细观,会发现中州九派四门的人除了最神秘的医绝门全来了,而这只是为了赵岩这个尘世的被废之人!

叶然避开赵岩的再次攻击,额头已然渗出细汗,他的呼吸也初现紧促,这是体力不支的前兆。而反观赵岩,依旧虎虎生风,似乎刚刚的对决根本就没有对他造成多大的影响。

叶然此时距离赵岩足有二十步,可他不认为这点距离会是阻碍,赵岩想攻,只是瞬间的事情!但,赵岩不过横扫全场一眼,微微说道:“叶然,你避开真气,与我肉体对决,这是最大的败笔!我知道你不想占便宜,但你今天代表的是靖国国主,一旦你失败,注定会是罪人!来吧,我没那么娇气,拿出你的实力,我赵岩过去是天才,今天,依旧!”

依旧!

这两个字若是在别人口中定会被认为是疯子,就是刚刚没有出手的赵岩,也没有人会认为他说的是实话,可这场对决下来,人们似乎要重新看待废物这两个字了。

“如你所愿!”叶然也不多少,挥手集气,已然运行起自己的护体真气,外放的真气足可荡开周身三步的灰尘!看到此景,赵岩浑然不惧,竟是大吼一声,开步袭来!

“是聚灵!叶然竟然到了聚灵境界!这...”一旁的武将谈然长息。

聚灵,便是修真之人的天堑,一步之遥,天地之距!若说结海境界之人被凝气高阶击败,这等事情几乎每天都会上演,不过是对敌经验弥补的修为不足,可若说一个聚灵初阶被结海之境的人击败,哪怕是只差一步踏入聚灵的人都不会被人相信!因为那就是亘古留下来的天堑,还从未有人逾越!不是人们不想,而是办不到!

“看来这赵岩要落败了!”黑衣老者摇头出言。

“也许!老四,准备出手吧!这个人我们一定要保下!”灰衣老者想来赵岩也是难敌叶然这个聚灵境界的人!赵岩炼体,本就逆天艰险之路,自古几乎没有人能够达到先天之境,而今无论他的炼体修为多么强悍,也终究抵不过拥有护体真气的修真者,更何况是聚灵直径的叶然。

“哼!莽夫!真不知道父亲为何让我来救下他!明知不敌,依旧来送死!明知不敌,依旧要冲上去!”说话之人同样也是隐在高空之中,不过听声音似乎是个女子,而且年龄应该不是很大!一抹浮云弥散,一角红衣微露,不过周遭之人近乎全被下面的这一击吸引,没人注意到这小小的一幕。

砰!

声音并非震耳欲聋,也不是拳肉相击的声音,激起的罡风一圈圈散去,冲的赵岩长发乱起,如同风中之神一般高傲,而身体竟然纹丝不动!

“什么?”黑衣老者震惊的虎目锃圆,而之前出言的那女子也是微微发愣!

竟然接下了!一个炼体之人,竟然接下聚灵之境高手的一击,虽说这叶然不会全力以赴,可也不会为了赵岩置叶家雨不顾,可,他这水放的也太明显了吧!

自然,那只是一般人的想法,高高在上的国主以及空中诸多高手心里明白,赵岩这一击,抵下了叶然的一拳!而且是面对面,丝毫没有取巧之心!

国主夏辰凌目利光,自然是一闪而逝,他心中自然也是万分意外,他意外赵岩的修为!被废是事实,可今天接下聚灵之境的一击也是事实!不简单!难道,我错了?天,真的不想亡赵家?这赵岩,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为什么他炼体炼气都是天赋迥异?

可,若今天赵岩是炼气,那么他夏辰定会给赵岩个台阶下,靖国的镇国公依旧姓赵!但是炼体,那么就是另一回事了!炼体,自古便是一条死路,没有人走得通!他赵岩即便再厉害,也终究不过是聚灵巅峰而已,永远不可能踏入那个传说中的境界!而且,赵岩的这一次抵挡,也让夏辰下定决心,必除此子!

炼体是条死路,自古便被人皆知,赵岩今日以炼体来对抗炼气,挡住聚灵境界高手的一击,这放在世外,哪个不是修炼了百年以上,才有次境界!炼体没有具体的体系,也没人知道现在的赵岩究竟是什么修为!因为这完全没有对照!

叶然脸色潮红,似乎是在刚刚的对决中吃了点小亏。不过他脸上丝毫没有骇然之色,赵岩的强,他是知道的,今天的赵岩虽然有些出乎他的意外,不过想想以他的天资,倒也合情合理!

“他若不废,必将搅乱天地间的秩序,成为万古大帝!”灰袍老者究竟是何人,怎么有如此的评价!不过这句话中同样透露出的是惋惜。炼体,是死路!

老者的话没有刻意的隐藏,周遭各派的人听了自然眼放精光。能够被太虚门太上长老如此评价,做为世俗中的天才,已经是莫大荣幸了。

众人在揣度,场中两人期间再次交手十余招,招招凶险,莫不是重手,死手!若不是知道两人关系的人,还道是两人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过此时,两人之间是阵营的对立,虽然不甘情愿,可同样也会不留余力,毕竟双方都有各自必须守护的信念!

拳拳脚脚,两人的对决没有世外宗派高手们对决的华丽,炫彩斑斓,气势恢弘。可依旧引得世外宗派高手们暗自称叹。没有武道的支持,更没有天材地宝的洗炼,能够凭借自身修炼到这等地步,派中的大部分外门弟子都不如两人!此时众人也在暗自打算,必然是引两人入派的想法。当然,众人也都将目光放在叶然身上,毕竟赵岩在厉害,也不可能打破桎梏,众人不愿将赌注压在他的身上。

炼体,虽然没有系统的体系,也没有具体的功法,不过亘古至今,倒也有无数的先辈选择了这条路,虽然没有人打破桎梏,不过在聚灵一下还有有人摸索到了一丝丝的感悟,同样也给炼体之人宣判了死刑。炼体,同比炼气,付出的努力倍增,消耗的天材地宝同样也是几倍之势,而且还没有未来,这两条,就令诸多门派在挑选门下弟子的时候选择放弃了。

对决诸久,叶然已然觉得自己的真气似乎已经有些不济,可反观赵岩这方,竟犹如浩日当空一般,绵绵不绝,底气十足!这也就是炼体与炼气的根本区别。炼气,凭借自身聚集天地灵气,化为攻击手段,而炼体则完全是用肉体的力量来抗衡!只要肉体不碎,力量就不会枯竭!这也铸就了炼体巅峰能够硬撼踏凡先天之境高手的神话!而此时的赵岩俨然已经略显次威!

叶然是天才,可终究也只是刚刚踏足聚灵之境,还尚属初阶;饶是如此,赵岩的带给众人的意外也是连连。

叶然御气一跃,跳入十丈高空,想要凭借距离优势对抗赵岩,口中还不忘提醒:“赵兄,这一式是我叶家绝学‘龙出域外,’我只修到家父的十一,却也威力不俗,已经是我最强一击!你若接下这一式,我叶然也就败了!”

话语间,众人只觉得叶然此时竟犹如海外天仙一般,淡青色的真气笼罩全身,继而化做一条仗八神龙,虽是虚影,可也栩栩如生,耳畔隐隐之间竟有龙吟惊起!罡风肆起,尘土飞扬,场中的局势再次被遮掩。烈日之下,人们只能看到两道身影一上一下,仿佛这一瞬间万物定格一般。

轰!

这不是闷声!是真气爆裂的声音!真气爆裂,震碎周遭气流,霎时间将武场之上的飞扬的尘土冲散,人们也终于看清了这一击的后续场面。

只见高台之上,以赵岩为中心,方圆千丈的石台,竟然寸寸蹦碎,触目惊心!

而赵岩虽然在人们意料之外还在站着,不过脸色惨白,似乎也受了不轻的内伤。至于叶然,也落到地面,踩在已经蹦碎了的石台之上,此时应该是碎石之上了,不过同样也是额头淌汗,大口喘气!这一击完全耗尽了他的真气,他已经没有再战的能力了!

“哈哈!想不到,我叶然自诩天才无双,却碰见你这个妖孽!即使被废,依旧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我败了!”最后三个字,叶然显然是对帝座上的那一位说的,摇着头,也不顾现在的形式,离去了!

叶然,经此一战,要么就此消沉,成为诸强争霸路上的一波涟漪散去;要么就是蓄势隐忍,越挫愈勇,就此崛起!就看他如何选择了!

看着叶然的背影,赵岩眼神里透出的是复杂的神色!只是这神色稍纵即逝,因为有人不允许,退在一旁的南宫俊,已然站在了已经完全变为碎石的台上,他,依旧会阻止赵岩。

赵岩受伤,现在的他没有退路!退,赵家亡!进,生存的几率依旧渺茫!

可赵岩依旧直直地站在那里,眼神里迸射出的是坚毅!

他要战!

凭借着超强的体魄,他连战两名好手,这已经是个奇迹,而且是在颇短的时间内。现在局势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夏辰这位帝王的预期。赵岩的意外出现,本就不再预想之内,如今他居然打成这样的成绩,看来赵家的人,果然都不是等闲之辈!

现在镇国公已经放弃,他的忠,夏辰看得到。可夏辰担心不是现在,而是未来!近万年的积攒,赵家的底蕴已经隐隐超过了他们夏家!这一次,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一定要替帝国拔出这个隐藏的危机!对不起,老师!闭上眼,夏辰听到的是拳风涌动的声音,下面,已经打起来了!

现在的赵岩已经不如之前那般应付自如了,受了伤,他的速度显然下降了许多。刚刚叶然的那一击,对他的影响实在太大了。现在的他,只能堪堪战平南宫俊。

刚刚赵岩以一敌二,看似南宫俊不堪,可实力依旧是实力,现在的南宫俊对于受了伤的赵岩来说,就如同刚刚的叶然一般。帝国贵族,不是凭空得来的,每一个贵族的受封,都是先辈们的赫赫战功!南宫家,自然也不例外!南宫家的绝学,没人知道,不过南宫家的子孙对外公开的绝学却不容小觑。这个南宫俊是南宫家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他的修为是顶尖的存在。

“浩然皇气!”巨大的虚影脱拳而出,淡黄色的真气袭向赵岩。这就是修真者的优势。而赵岩却只能靠着肉体来避开或者抵挡。但现在的赵岩显然不具备硬悍的资本了,他只能侧身躲过,不过还是出现了小小的意外。

刚刚的拳影在赵岩以为躲过的瞬间竟然爆开,这给赵岩带来不小的冲击。他本就受了伤,现在再次被攻击到,已然是伤势家中了。

‘噗!’

一口鲜血吐出,赵岩单膝跪地,已经显现出不支的局势。刚刚叶然的一击,他的确是抵挡下来,不过也已经是弓末之力,若不是局势的逼迫,刚刚的一战,他最起码要修养一个月才能痊愈。而现在,对上全盛的南宫俊,胜算几乎是零!

“老四,准备了!”灰袍老者蓄势待发,只等危机时刻就下赵岩。虽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大哥要如此果断的下命令救下这个少年,但命令就是命令,他必须执行!

“嗯!二哥,我待会挡着这些个隐世界来的人,你去救下那小子赶紧回去!”横了一眼周遭的人,他看似漫不经心的说,可其实心里还是多少没底。这一次来的人呢,他们看见的就不下十人,可还有那些没露面的呢?谁也保不准会不会有太上的恐怖存在来这里!既然是颇懂天机的大哥发出的命令,那么他必须全力以赴!

再次抵开南宫俊的攻击,赵岩只感觉胸部疼痛难忍,肺部火辣辣的。赵岩穿着粗气,显然已经有些力竭的先兆。

不,我不能认输!赵家,我一定要救赵家!夏辰,你个昏君!真的以为灭了赵家,你夏家的天下就能永享么?

稍动心思,赵岩接着对战的几次,调整到了一个绝佳的位置!此时的他已经背对帝座。没错,他就是要弑君!只有杀了这个没有远见的家伙,赵家,才有丝丝的机会!

“荒火灭世拳!”大喝一声,这是南宫俊第二次喊出自己的拳招,一则是为了给自己提起;二则也是要在场的人都明白,南宫家的绝学,不必叶家的差!他叶然能够战平全盛的赵岩,那么我南宫俊就能杀了受伤的他!这在平时,高傲的南宫俊是绝对不会这般做,即便是他自己也不齿!可今天是关系到帝王 的性命!南宫俊为了国主,什么面子那都不重要了。

碰!

噗!

赵岩再次吐血!被击的飞起!一道身影竟然被击飞三丈多高,快速的想着后面飞去。

“不好!”这一声不是别人喊出,竟然是刚刚赶到的帝国元帅赵承祖的声音。儿子的心思在他这个久经沙场的老将眼中简直是太幼稚了!你真的以为杀了国主,赵家就能保全么?

后飞的赵岩调整自己的姿势,霎时间转过头,满脸狰狞之色,显然将所有的恨意全都要倾泻在这一击之上!成与不成,就看天意了!

紧急时刻,国主夏辰的面前,竟然闪出七道身影,三个花格长袍老者直接将赵岩飞行的所有路线给挡住,让他彻底失去击杀国主的机会,而两道三道身影却是在赵岩之后,他们没有夹在两者中间。这三个人,除了太虚门的两个长老,还有一个竟然是绝色美女!年方二十上下,一身火色艳服,长发随风摆动!赫然就是刚刚在云中自言自语的那名女子。这三人,根据前话,应该是赶来救下赵岩才是!他要弑君是明摆着的事情,而国主莅临,怎会没有贴身护卫守护,而且靖国立足中域万年之久,几经更替,攒下的底蕴不必平常的小门派差。而国主更是一国只根本,皇家又怎会没有万全之策!

而最后一道身影却是扑向赵岩!虎背熊腰,杀气冲天!这股子威严是透体而出,既不能收敛,也不能刻意散发!一军统帅,严毅的面孔。赵岩,再熟悉不过了!是父亲!

这个从出生就没怎么见过面的人,只在他被废的时候赶回过一次,也许在外人看来,赵岩跟父亲的感情并不会那么深厚。但又有谁知道,远在万里之外的赵承祖,即便在战时最紧张的时刻,也时时刻刻的惦记着家人。无数的家书送回,带来的全都是父爱,夫爱!

“为什么要阻止我!”赵岩不甘!他的这个举动,被无数的人打断,这其中就有他无比尊敬的父亲!

“孩子,何为君?何为臣?”赵承祖的声音不大,可依旧传到了临近几个人的耳中,他这是在问赵岩,可也是在说给夏辰这位国主听。“君者,天下之主;我赵家既然为臣,就要听从君主的诏命!”

“为什么!”撕心裂肺的怒吼!赵岩显然已经迷失!他现在的心中只想到,赵家完了!父亲、母亲、爷爷、哥哥!还有旁系的兄弟姐们,全完了!突然心中一痛,赵岩昏了过去。他,伤的太重了!尤其是刚刚故意硬悍南宫俊的那一击,现在的赵岩,也就比死人多处一口气罢了!